????地下暗河中,林尘缓缓地吐出来一口浊气,紧闭的双眼也是睁开看向了不远处的沈冰,发现没有出现其他情况,也就放下心来,专心烤着眼前的几条鱼。

????许是因为洪水的缘故,在这附近不止有着许多被洪水带下来的潮汐木头,而且在溪流里也有着不少的鱼类,再加上林尘储物戒里本身就有着一些调味料,两人倒是可以不必为食物忧虑。

????因为身处地下,四周也就只有萤石散发的黯淡光芒,因此两人也很难确认时间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从两人苏醒过来到现在至少已经过去了一天,至于苏醒之前过去了多长时间,林尘就不知道了。

????看着眼前的火光,林尘脸上逐渐露出了担忧之色,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在逃离之时,赵璇可是被公孙羽含恨的一掌给击中,虽然有齐百里及时出手护住了她的心脉,但在进入洪水之后,以他们的状态伤势不知会有多重,最终两人是否还在一起也是两难之说,光看林尘和沈冰就可以知道,他们两人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????“林尘,你是在担心其他人和赵璇姐姐吗”

????一旁退出修炼状态的沈冰睁开眼睛的时候注意到了林尘的异样,绝美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担忧之色。

????“都怪我,要不是我将吊坠给赵璇姐姐,赵璇姐姐也不会被黑衣人威胁,也就不会有后面的那些事了”

????沈冰非常的自责,在她看来若是她没有因为任性而选择了参加这一次试炼,黑衣人他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,赵璇也就不会被连累,林尘见此沈冰如此自责,也不好继续表现出担忧,只好转移话题。

????“沈小姐,我相信赵璇姐姐吉人自有天相,有着齐大哥照顾她,是不会有事的,而且她也不会就此责怪你。

????眼下我们还是想一下该怎么离开这里吧,不知道沈小姐恢复的怎样了,是否已经可以行走了”

????说到事关两人性命的事,沈冰也是收起了自己的自责和担忧,在林尘的眼前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只是刚想走出第一步的时候,脚下突然一个踉跄就要摔倒,边上的林尘也是眼疾手快,瞬间出现在了她的边上,伸手将她扶住。

????这样一来林尘不免得碰触到了沈冰的身体,沈冰下意识地就有些抗拒起来,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怒意,但更多的还是慌乱和羞意,想来除了沈世杰之外,还是还是第一次有男子敢如此接近她,只是在昏暗的光线下林尘并没有注意到。

????“你....你给我让开”

????感觉到沈冰有些抗拒自己的接触,再感受着从沈冰身上传来的气息和触感,林尘也是尴尬起来,但很快就想到了眼下的情况,也就管不了男女授受不亲了。

????“沈小姐,林尘并没有其他的意思,也没有想要沾姑娘的便宜的意思,只是现在情况不明,我们要赶快从这里出去,容不得多做他想,因此冒犯了,事后沈小姐如要追责,林尘绝无怨气”

????说着也不管沈冰是否还在抗拒,就将她扶到了火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,然后递给了她一条已经烤好的鱼。

????沈冰看着林尘那无垢的眼睛,默默地接过,然后盯着正在燃烧的火焰,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????“林尘,你的动作这么熟练,以前经常做这样的事吗”

????过了许久,正在烤着鱼的林尘听到沈冰的询问不禁一愣,还以为是说自己扶她的事,正要说话就看到沈冰正盯着自己烤鱼的动作,突然间醒悟了过来,心中自嘲一笑,看着沈冰疑惑的表情,不知是因为沈冰还是因为眼前的环境触动了内心的回忆,微笑了起来。

????“实不相瞒,林尘还有一个亲妹妹,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,这还是我第一次离开她身边,而且还是这么长的时间。

????一直以来也都是我在照顾着她,这一次来这里幸好有若曦姐帮我照顾她,若不然我还真的会担心,我这手艺其实也是为了照顾她才跟人家学的”

????沈冰身为一个女子,自然从林尘的话中察觉到了其中满心的宠溺,但同时也在其中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心酸,不由得好奇了起来。

????“想来有你这样的哥哥,你妹妹应该生活的很幸福吧”

????沈冰的话倒是让林尘陷入了沉默,而且沈冰明显的从林尘的眼中看到了从没有见过的寒意,那是如同深渊般的冷寂。

????“若非生存所逼,我想她会很幸福的,毕竟那样的生存对她来说太重,如果可以选择,我倒不想让她经历”

????林尘摇了摇头,再次将手中烤好的鱼交给了沈冰。

????沈冰接过了林尘递过来的烤鱼,但心中却更加好奇起来了,因为林尘所说的不是生活,而是生存,两者完全是不同意义的。

????“林尘,你们兄妹俩来自哪里啊,还有,你不是说你们是兄妹吗,那若曦姐又是谁”

????林尘只是笑了笑,并未做出回答,反而有些奇怪的看向了沈冰。

????“沈小姐,我来自哪里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有时候好奇并不是什么好事,很可能会给你带来不测和不幸,而且像你这般的绝世少女,还是保持缄默比较好

????至于若曦姐,你以后若是有机会去往墨城,或许就能知道她是谁了”

????不等沈冰做出反应,林尘站起身来,从储物戒中拿出来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放到了一边的石头上。

????“沈小姐,我身上并没有女生的衣服,所以这一身衣服你先将就穿着吧”

????沈冰身上的储物袋已经被洪水给冲走,所以她并没有干净的衣服可穿,已经有着些许脸红的沈冰还想说什么,却看到了林尘走向了河床的上游,最后消失在了她的眼前,看了看一下放在自己眼前的衣服,还是选择了换上。

????......

????在黑衣人的营地中,经过三天两夜的寻找之后,仅剩下的黑衣人再次聚集到了这里,而在他们目光所至之处就是负责这一次行动的中年统领。

????“统领大人,此次的任务已经完成,伤亡也已经统计出来,关于杀死二号的人也已经查到了踪迹,不知道还有什么吩咐”

????一号站在中年统领的身后,恭敬的汇报着这一次行动的报告,而在一号的身后,是还活着的其他几位黑衣队长,也在战战兢兢的弯着腰。

????“虽然此次任务损失严重,但看在你们完成了任务,也抓到了不少天资不错的人,本统领就不再计较了,但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回去之后你们自己去领罚”

????“是,统领大人”

????在中年统领那不温不火的声音传来之后,他们都是轻松了不少,虽然少不了一顿受罚,但总比失去性命要好。

????“好了,易楼的人就快要到了,眼下不是我们暴露在千阳郡的时机,你们现在就散了吧,记得将我们的痕迹处理干净”

????身后的黑衣队长纷纷领命,带着仅剩的四十多个黑衣人消失在了此地,只剩下仍在深思的中年统领。

????“有意思,没想到还有这般人物”

????在他右手上握着一枚晶莹的吊坠,正是一号从沈世杰手中抢过来的吊坠,正在出神的看着,而他原本完好无损的左手上,一滴鲜血从他断掉的小指头的切口处滴了下来。

????只是很快中年统领就被头顶盘旋的鸟叫声给惊醒,扫视了一眼身后的方向,随后一个飞跃落到了黑鹰的身上,黑鹰几个盘旋后也是消失在了此处,只留下战斗后的痕迹和满地的兽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