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是夜,天气放晴,月明星稀。

????因为白天下了雨,晚上的气候更为凉爽,北门路的食客越发多了起来。

????异界小吃店的第一个客人来得很早,还没出摊他就来了。

????秦飞笑道:“你不是要游历天龙国么,还没走?”

????这几天,异国人林奇天天来吃东西,嘿嘿一笑:“等吃过秦老板的所有菜式,立马就走。”

????秦飞嘴上不说心里想着,恐怕你这辈子都走不出云江了啊。

????“今天想吃点什么?”秦飞套上围腰,准备做菜了。

????“听人说秦老板的啤酒小龙虾不错,能不能来一份?”林奇偶听食客们提到过,虽说小吃店不再卖小龙虾,但这个吃法是秦飞创造的,引得全城大小餐馆效仿。

????然而至今没有一家店铺能超过秦老板的手艺,并且小吃店还有种独门口味,是用啤酒烧出来的小龙虾,别的店都没有得卖,林奇神往已久。

????如今立了秋,野外生长的小龙虾越发少了,但今天陈三爷和阿义运气好,随田螺抓来了零星几只,秦飞便将其做成菜,招待了林奇。

????至于秦飞为什么会如此关照一个异国人,可能吃货之间,有某种共同的气质吧。

????林奇已经熟练掌握了吃小龙虾的技巧,嗦掰啃,神情说不出的陶醉,觉得哪怕再坐一个月的船也值了。

????然后林奇语无伦次,说着一些听不懂的异国话,像什么代理多,哎呀哟,代理个代理个咄。

????结合表情,大意能猜到是赞美,秦飞笑笑,随着客人们增多,便也沉浸在小吃的烹饪过程中。

????不一会儿,店里来了两个姑娘,倒是面生。

????“客人要点什么?”秦飞招呼道。

????“老板,我要一份酸奶紫米露,还有……”姑娘有些害羞,脸蛋红红的。

????“还有什么?”秦飞问道。

????“还有一份你的微笑,打包带走。”在陪同姑娘的鼓励下,妹子终于说出口,可又实在害羞,捂着脸背过了身去。

????食客们听到,接连起哄:“秦老板,我也要一份微笑打包啊。”

????“干脆把秦老板打包带走好了。”

????“不行,秦老板是大家的。”

????虽然这位小姐姐很会撩,但秦飞毕竟一把年纪了,倒是沉得住气,给姑娘打包了食盒,他犹豫片刻,露出个笑脸;“谢谢惠顾。”

????“啊,好帅啊!”两个姑娘当即发花痴尖叫了起来。

????……

????待得夜深,也是秦飞最头疼的时候,古人们酒量不行,却偏偏喜欢拼酒装逼,几碗啤酒下肚,就开始撒泼打滚。

????有个食客硬要模仿那天饿死鬼附体的场面,躺在地上浑身抽搐,眼翻白眼,活灵活现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????不料就在此时,一个长着死人脸,身穿黑衣的老头,拖着一条铁链,叮叮当当地从远处走来,这怪异的模样顿时吸引了众人注意。

????“卧槽,黑衣铁链,这不会是传说中的拘魂使者吧?”

????“叫你别装鬼,你把鬼差吸引来了,看你怎么收场!”

????那戏精酒鬼吓得一身冷汗,顿时酒醒了一半,连忙往人群后边躲,但没人敢给他撑腰,纷纷将其推走。

????酒鬼只好躲到了秦飞身后:“秦老板救我,我不想死啊。”

????秦飞也有点怂,但这里是自己的地盘,便硬着头皮,对那老头呵斥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????老头的声音有些沙哑:“我来吃东西的。”

????酒鬼吓得浑身发软,传说鬼差饿了就会吃人魂魄啊。

????“你要吃什么?”秦飞再问。

????“我想吃份酸奶紫米露,上次我孙子给我带了一份,特别通肠排便。”老头说着话,揉了揉肚子。

????敢情你那副死人脸,是因为便秘啊。

????通过对话,秦飞确定对方不是什么灵异事件,但好奇道:“大爷,你出来吃东西,拖条铁链子做什么?”

????“什么铁链子?”老头回头一看,“卧槽,我狗呢?”

????老头连忙沿路返回,口中撕心裂肺地唤着旺财。

????……

????在小吃店的对面,有一座三层小木楼,一楼是开店的,二三楼隔断成小房间,拿来对外出租,这样的房子比四合院便宜,许多散工喜欢租住在此。

????三楼临街的房间里,住着一个小伙子租户,名字和他的人一般普通,叫做张强。

????张强是大山里的孩子,两个月前来县城务工,想着打拼几年,攒点钱给爹娘盖个大点的房子,再娶个媳妇儿,生个娃,这就是他的理想。

????可他身材比较瘦弱,又不熟悉行规,在码头做苦力争不过别的老手。

????上次不小心还把人货摔了,赔了一笔钱。

????加上房租和每天的伙食开销,根本没剩几个钱。

????今晚夜半才下工,饥肠辘辘的他经过小吃街尤为煎熬,可摸了摸兜里仅剩的几十文钱,不敢看那些美食一眼。

????回到三楼自己的房间,他摸出两张已经硬得像石头的大饼,打开窗户,看着异界小吃店的客人吃火锅串串香,吃炒田螺,吃酸奶紫米露。

????张强止不住地咽口水。

????别人吃一口,他就吃一口,再咽一口凉白开,把噎死人的大饼化开。

????总有一天,我张强挣钱了,一定去吃个饱,把爹娘接来一起吃!

????他暗暗发誓。

????……

????待得夜深人静,秦飞收了摊,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,带走一身疲惫和油烟。

????本想好好睡去,耳边总是传来若有若无的铁链声。

????那老头还没找到狗啊?

????咕哝了几句,秦飞打个哈欠,终究睡着。

????在小吃店不远处的杨柳巷子,找狗的老头蓦然出现,手里依旧攥着铁链,神色不善:“让我好找!”

????杨柳树旁的女子啜泣起来:“请上差通融几天,我只想再最后看他一眼。”

????老头沉着脸,没有说话,开始摆弄手中铁链,叮叮当当的,女子听了浑身发抖。

????这时,不知从哪儿蹿出一只大黑狗,突然跳到老头身旁,撒欢似的摇着尾巴,老头摸了摸狗头,给黑狗套上了项圈铁链,呵斥了一句不许乱跑,便自行离开。

????女子怔了怔,施了一礼,目送老头远去。